专家称金融危机影响经济学 西方经济学引起争议
2018年-12月-21日 14时:23分:30秒

  日前,在中央民族大学举行的北京经济学博士论坛第16次学术研讨会上,来自中国人民大学、中共中央党校、中央民族大学等高校的经济学博士就金融危机对经济学的影响、西方经济学是否已经走到了尽头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此次金融危机标志着西方经济学进入衰亡时期。”中央民族大学杨思远博士认为,当前,西方经济学内部开始了自我否定的过程,博士论坛应当关注这一动向,并站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立场上对西方经济学进行深入批判。

  北京师范大学韩劲博士在发言时分析,这次美国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主要影响是出口骤减和与之相应的外向型企业及上游企业出现经营困难。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面和长期趋势没有改变。中国政府推出“双松政策”应对危机,政策力度似乎显得过大。金融危机对中国渐次升级的出口依赖敲响了警钟,表明出口依赖型经济是不安全的,中国应尽快扭转出口依赖型经济格局。她认为,中国的对外经济政策应当是一种既放眼世界又练好内功的弹性外交政策:国际环境不利,就以修炼内功为主,重点解决外向经济中的“不经济”、“不道德”、“不可持续”等问题;外界环境好转,再积极对外贸易、投资,以更加健康的“体魄”参与国际竞争。

  “当前由国际金融危机引发的对西方经济学反思与争论,主要是围绕自由主义与干预主义这两者关系来展开的。大多数的争论集中于二者的区别以及二者在金融危机酝酿过程的副作用。”中央民族大学张春敏博士认为,对西方经济学的反思必须跳出这个逻辑,超越这两者的关系来看西方经济学。

  他认为,关于凯恩斯的需求管理政策,依然是多年来西方社会经济政策的核心。有效需求决定国民收入,扩大总需求成为西方宏观政策的基本途径。根据其消费理论、投资理论,为扩大需求,美国政府充分利用信贷和利率杠杆。但如此强大的需求,必须由大量的产品供给作支撑。而上世纪末迅速扩展的包括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加入的“全球化”,就成为美国国内经济循环的一部分。

  一方面,由发展中国家提供给美国大量的消费和投资品。另一方面,由美国提供给这些发展中国家大量的美元。以美国为主导的产业结构在全球的重新安排和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成为国际垄断资本统治世界的基础,也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的全球背景,即一旦美国国内的资金链条断裂,使得全球产业结构和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面临崩溃,此乃“国际金融危机”之谓也。

  张春敏说,中国当前经济背景与凯恩斯时代的欧美不同,利用凯恩斯主义要注意这个国情。凯恩斯主义产生的历史时代,欧美已经完成了工业化,工业化的进程伴随着经济结构的协调发展。在此背景下产生的以总量方法来解决需求为主要矛盾的宏观经济学,符合欧美国家的垄断资本的利益。

  而中国目前处于工业化上升阶段,经济结构尚待调整,经济政策相应所面对的矛盾是生产(供给)问题和结构问题。依照当代西方宏观经济学的理论来制定中国经济政策,出现了这样的困境:在消费、投资、出口三驾马车中,消费比例过低,出口低迷——唯一的办法就是扩大政府投资(私有资本投资后劲不足),而政府投资需要大量的税收和债务作支撑。

  在此背景下,产生了中国特色的“土地财政”,而税收和“土地财政”又会对消费产生抑制作用。这样,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政府力量独大,其他力量不足。要继续这种格局,高税收和“土地财政”就得持续;不继续这种格局,短期内的私有资本投资和消费又跟不上来。

  “根据前几点思考引出的一个方法论问题是,美国的经济学有美国的历史背景和土壤,中国经济有自己的矛盾。根据中国的经济矛盾,中国人应研究中国经济问题。” 张春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