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的40年:改革开放为世界经济学贡献“中
2018年-12月-20日 19时:29分:02秒

  1963年出生于北京的李稻葵,还没上小学就随父母下放到南方农村。直到改革开放,才给了他回到北京考大学的机会。

  从清华大学到哈佛大学,从世界银行到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李稻葵长期研究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和制度变迁,他的治学之路与西方经济学理论和中国经济现实深度交织。

  如今,这位在改革开放中成长起来、拥有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的学者有一个心愿:将改革开放的“中国理论”写进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教材。

  中国的改革开放,很大程度上是“逼”出来的。作为人类历史上少有的大规模经济和社会转型,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先例可循,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为经济学的重要实验场。

  安徽凤阳县小岗村几名农民展示领到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2015年7月8日摄)。新华社记者 刘军喜 摄

  1978年冬天,不想再饿肚子的安徽小岗村18户农民秘密在“大包干”契约上按下了红手印。包产到户的农村改革大潮以此为肇始,席卷全国,成为经济体制改革的突破点。

  与此同时,就业和财政压力迫使政府允许私营经济的发展,国内需求和资金的不足也使得对外开放、吸引外资成为必要。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成功实现了从封闭半封闭的计划经济向全方位开放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变。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西方市场经济理论、中国传统经济思想在这里与中国的实践碰撞、交融、淬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也在这里孕育。

  李稻葵将改革开放形容为经济学的“对撞机”。“中国是能量最大的对撞机,我们在这里发现了新的粒子。”他说。

  李稻葵现任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政府赋能的市场经济”是他近年来的一个研究重点,也是他从经济学层面对改革开放作出的总结。

  他认为,改革开放的一大独特经验,就是政府扶持新企业入市,积极主动进行宏观调控管理,以及有效管理对外开放。

  “中国市场经济体制的一个特色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同时,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政府也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他告诉记者,“应该提炼成经济学理论,告诉西方人,市场经济发展也需要政府助力。”

  河北省黄骅市一家汽车配件生产企业的工人在车间工作(11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中国经济转轨的同时,以市场经济为核心的西方经济学理念影响了一批中国经济学家。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曾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赴美学习深造,熟读西方经济学大师的著作。

  与此同时,中国的经济学家们也深植中国的传统与现实,以实事求是、兼容并蓄的精神探求经济发展的规律。

  张宇燕1979年上大学,就读于北京大学经济系。今天,他在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智库之一从事世界经济研究,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

  在他看来,经济学家在改革开放进程中起到的作用之一,就是传播了现代经济的思想观念,让更多人认同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也认可政府在保护产权、尊重契约中不可替代的角色。

  这位长期研究国际政治经济学的学者发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不仅具有独特的价值,还与现代一般经济学理论有许多共通之处,也与中国古代经济思想一脉相承。

  例如,中国基于自由贸易和比较优势的对外开放实践,与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赫克歇尔和俄林等西方经济学家的贸易理论吻合。而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国的《史记》和《淮南子》就已经用“以所多易所鲜”“以所有易所无”“以所工易所拙”对相同的经济学逻辑作出了凝练表达。

  “中国有自己的经济学实践,也有自己的经济学表达。”张宇燕说,“中国几千年的辉煌文明如果不遵循经济规律,根本生存不到今天,它一定有自己的东西在里面。”

  夜色中的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的高楼(9月29日摄)。新华社记者 方喆 摄

  “摸着石头过河”被认为是改革开放方法论的生动比喻,也被张宇燕视作中国经济改革与苏联、东欧等国家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区别。与照搬西方市场经济理论不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始终植根国情,尊重现实,务实渐进,“那种毕其功于一役的想法在中国是行不通的”。

  张宇燕相信,改革开放造就的“中国奇迹”将为经济学大厦添砖加瓦,甚至在这座大厦里会慢慢出现“打上深深的中国烙印的四梁八柱”。

  在李稻葵看来,中国新一代经济学家已经站在了新的起点上,应当有新的使命。他主张,要基于中国的经济实践,提炼出具有普遍意义的经济学理论,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中国贡献。

  “中国经济学家从未像今天这般了解世界,与世界平视。”他告诉记者,“我们不仅要继续为中国经济改革进言献策,还要站在关怀人类社会发展的高度,向国外同行讲好中国理论。”(参与采写:刘英伦)新华社(记者王秀琼、郑欣)